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(任奇)
——柳林办案随笔
时间:2015/3/13 11:00:10 来源:


 
      “世间的事物,还有许多未被写下来的,这或出于无知,或许出于健忘,要是写下来了,那确实是令人鼓舞的……”

      ——(俄)蒲宁《阿尔谢尼耶夫的一生》



     刚吃过早饭,我来到办公室,整理一下被之前的忙碌所弄乱的档案柜。不久便来了一当事人,不由分说的将一叠厚厚的起诉材料放到我的桌前。这么早就有当事人来立案,加之还是远隔法庭百余里的柳林人,我便也抖擞精神,细心地审查起来。这时,梁庭长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来,因他正在办公室忙碌着,我倒也没在意,只记得没过多久,梁庭长便说了句:“好,好的,我们尽快赶过来。”随即,梁庭长过来对通知我们:“大家赶紧准备一下,十分钟出发去柳林,各种材料别忘带了,特别是涉及柳林乡的几个案卷。”

      我们简单又细致的收拾了一下,一行三人便迅速前行在去法庭辖区柳林乡的路上。蜿蜒曲折,凹凸不平,大起大落,这三个词足以概括描绘通往柳林之路。而我也不是头一次去柳林,所以不想带着好奇的眼光去欣赏沿途的风光。只是,我习惯用心去感触周围的事物,正如古人所言“一叶落知天下秋”。所以,漫漫行程,总有一些地方让人视野停驻,让人思绪纷飞。

      法警杨猛专注的驾驶,我跟梁庭长这时倒显得有些悠闲。平日里我也喜欢跟梁庭长交流,比如有关的法律问题,或者是关于某个案件的办案细节,有时也会谈论下热门新闻。今天的这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我们也断断续续地谈论了好多,不过主要是近期的几个案件。其实,我觉得外出办案本来就够辛苦了,如果再保持那种沉闷的气氛,只会让人更难受。而且,跟庭长“忙里偷学”,有何不可呢?

     沿途经过的好几个地方,我真不忍心一笔带过。松树岭附近,地势陡然上升,几个急拐弯,我们已来到了高峻的山上。远眺松树岭电站水面——下面的高峡平湖离路面好几百米远,像一面幽绿而又平静的镜子,美的令人窒息,却险的令人胆寒。四周岩壁高耸,巨型的山岩裸露出来,静静的像人们讲述着沧桑的历史,却又迸发着逼人之气。再看看路面,像一条带子缠绕在山崖上,蜿蜒疾行……此刻我不想多说什么,习惯了就好吧。不久便经过一处隧道,深邃而幽远,长度惊人,让人想起了儒勒·凡尔纳小说《地心历险记》。隧道尚未完工,墙壁还是凹凸嶙峋,地面常有厚厚的烂泥,时而闪现的重型卡车,都让人心中平添些许不安。据说过了隧道就到了柳林乡地界了,道路更是糟糕,到处都是坑坑洼洼,还一度消失——整个河边的平地到处布满了车辙,已经分不出哪里是路了。让人不觉想起了一句戏谑语——世上本有路,走的多了,也就没了路。之后的路,我不想多说了,正如艰难的经历,说第一遍,别人好奇,说第二遍,别人同情,再说,别人就不耐烦了。不是么?

      来到柳林乡政府,已是中午十二点多了。虽然满面灰尘,一身疲惫,然而毕竟受到热情的接待,再加上一杯热乎乎的茶水,心里还真是暖暖的。走了一趟这样的路,我对柳林乡政府的各位同志心生由衷的敬意。他们真的是在坚守,在执着奋斗,在努力改善着柳林人的生存环境。看着整齐干净的石板河堤,曲折的水泥路面,嶙次栉比的民居,哪里没有留下他们的汗水与足迹呢?

      午饭后还没顾得上休息,梁庭长叫上我们去案发的施工现场。因为有群众阻拦施工,情绪激动,我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在漫天扬尘中快速前行。到达施工现场只见一个中年妇女呆坐在椅子上,挡在工地的搅拌机前,不远处的山谷中,几位村民正在与工人对峙,工程处于停滞状态。原来,这几户村民因为民事纠纷,自己觉得委屈,便想以阻拦工程作为维护自己权益的手段,而那位呆坐在椅子上的妇女,竟然身患中风后遗症。于此情形,再多的耐心,再多的道理,恐怕都无助于顺利消化矛盾。梁庭长指挥我们,果断的将瘫痪妇女转移到安全位置,再和当地干部一道,对与工人对峙的群众进行耐心而细致的劝说和疏导,终于将那几位村民劝到村委会,然后耐心的开展调解工作。然而,这仅仅是开始,让尖锐对立的双方握手言和,也远非泛泛的话语“法律与人情相结合,发掘双方的共同点,弱化分歧”所能描述的。当时的有个情形是,一位妇女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懂法,自己的主张有理有据,却拿着一本《国家赔偿法》法条说上面都具体的规定了。这不足以表明说理的困难了吗?

      三天的时间里,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做调解工作,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最终促使矛盾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,柳林乡洪坪集镇建设现场恢复了正常秩序,工地的机器又轰轰的运转起来。接着,我们又办了几件其他案件,做了一些送达、调查之类的工作。有人说“用双脚丈量大地”,我想,也许真正到柳林的大山中走走,或许会更加理解脚下的土地。

      回来时,心情倒是别样轻松。然而,经过一夜的秋雨,脚下的道路已然和田野无异。晚上十点多,我们终于回到了官渡法庭,身体已经变得麻木,恍惚,只是,进门那一刻心里却突然有种阔别已久的感觉。

      遥想群山之外,又在群山之中的柳林乡,连同那些默默的坚守者,都睡了么?



(作者单位:竹山县人民法院)